高淳有近20种“鸡俗”

高淳有近20种“鸡俗”

婚丧嫁娶、造船水运等均会用到鸡。

那些吟唱南京的歌

那些吟唱南京的歌

南京的大街小巷是在李志的音乐里生动起来的。

南京春天采摘野菜地图

南京春天采摘野菜地图

用绿色犒劳自己的胃,用文明温柔对待珍贵的野菜

南京各类特产大汇总

南京各类特产大汇总

再有人问你南京有什么特产,你就把这篇文章甩给他!

汉中门,走走停停别有滋味

2017年03月06日 10:00:52 来源:南京文化产业网

  “城门城门几丈高?三十六丈高。骑白马,带把刀,城门底下走一遭。” 

  不知多少辈的南京人童年时都吟过这段童谣。其实,说起南京的城门,早几辈的南京人可以掰着手指为你数出“里十三、外十八”。

  沧海桑田,时至今日,南京的城门仍然有近20座,这些城门,联系着南京城的历史与今天,当我们走过这一座座时光的隧道,就会体味到南京古城昔日的兴衰和多舛,也会听到时代的脚步,在城门洞里发出深沉的回响。 从本期开始,“发现南京”栏目将陆续为您讲述这些城门背后的故事。  

  汉中门,旱西门

\

  “一乘小轿,带了一个小厮……从后门老早就出汉西门去了。”

  乾隆十四年(1749年)诞生的《儒林外史》,假托明代,实际写的却是当时事。

  作者吴敬梓当时住在南京,于是这部小说里便透着浓浓的南京味儿。据著名学者卢前先生统计,小说里共出现了43处南京地名,其中便有一个叫“汉西门”的地方。

  新南京人恐怕会有点犯晕——汉中门,水西门都听说过,这汉西门是怎么回事?  

  新开的门

  汉西门最早可追溯到南唐都城的大西门。

  公元前333年,楚威王熊商灭越之后,看中临江陡峭的清凉山,于是在山上修筑城寨,取名金陵邑。公元212年,孙权下令在楚金陵邑的基础上加建石头城。南开二门,北开一门,最南端之门即今汉西门所在。五代杨吴天佑十二年 (915 年 ),齐国公徐温遣陈彦谦新筑金陵府城时,在此始建城门,即南唐都城江宁府城的大西门。

  历经400余年的维护翻建后,至朱元璋建明城墙时成为明城墙十三个城门之一。因在其南面有水西门,民间便叫它旱西门,又因紧邻石头城,朝廷叫它石城门。清末民初,排满兴汉,旱、汉同音,旱西门便又改为汉西门。当年的汉西门,坐东面西,由两道瓮城、三座城门组成,城门上建有城楼。

  民国十八年(1929年),按首都规划建设以新街口为中心向四周放射的道路构架,向西从汉中路出城。1931年,便在汉西门北约20米处拆墙开门,并以路为名,称汉中门。由此,人们即以汉中门来统称包括汉西门在内的这一地段。原汉西门正门在20世纪70年代末开辟虎踞路时拆除。值得庆幸的是,汉西门东西城门、南面和东面瓮墙以及三分之一的北瓮墙仍在。1997年,南京市政府修复了汉西门部分瓮城,同时将这一带改造成市民广场,供人游览、休憩,并命名为汉中门广场。  

  原来的门

  汉西门地势险要,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东吴末帝孙皓出降晋军时,“一片降幡出石头”就在此处。明初朱元璋在石城门外建有石城楼、讴歌楼以接待来宾,并建皇城至汉西门的大道。据说,当年朱棣因为一句“紫金山上架大炮,炮炮不离后宰门”,让朱元璋动了杀心,马皇后就是安排他从汉西门逃离南京的。清代康熙和乾隆南巡来南京,北返时均出汉西门登舟入长江。《康熙南巡图》中就清晰地描绘了“旱西门”外码头的繁华景象。值得一提的是,画中还出现了石城桥。

  石城桥是汉西门外秦淮河上的一座石拱桥,明初所建。为三拱石桥,桥面上两侧设肆建屋,桥与城门之间道路房屋形成街市,人来人往,好一幅南京“清明上河图”。1842年8月26日,英国侵略军头目璞鼎查至上江考棚议约,是由汉西门入城的。清末,江浙联军发起的光复南京之役,“辫帅”张勋带着败军,亦是由汉西门出城上船北窜的。      

  门的变迁

  1895年“江宁马路”未开之前,外江旅客由下关码头进南京城,往往要在惠民河改乘小船,沿秦淮河到汉西门一带上岸,再乘轿或骑马入城。可以想象,当年汉西门外码头的热闹程度。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汉西门大街商贸兴盛,是城西的蔬菜、瓜果、鱼虾等农副产品的主要集散地。其时,城北清凉山后的虎踞关、吴家巷、西仓、场门口、韩家桥、草场门一带的菜农,每日赶早挑菜来此处贩卖。

  自开辟汉中门后,这城门便取代古老的汉西门成为交通要隘。渐渐地,汉中门内外形成南京的煤炭集散地,出现大小十余家煤炭行,如顺兴隆煤店、杨有记煤栈等,生意兴隆。新中国成立前,汉中门靠城墙北侧有一大型宰牛场,堆积如山的牛皮等待加工、运输。那时,人们喜欢聚在一起东扯西拉闲谈,谓之吹牛皮。

  于是,老南京人开玩笑说,出去找人吹牛皮,是到汉中门外。此歇后语,颇能反映南京人的幽默。20世纪50年代后,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汉西门一带完全改变了面貌,山林、池塘、河沟、田园、菜地荡然无存,汉西门大街的集市也随之消失。

  9路车站

  在“老南京”的记忆里,公交9路线汉中门站是个了不起的存在。1995年2月28日上午,第一辆无人售票车从公交9路线汉中门站开出,那一天,去9路等着坐车的人“比元宵节到夫子庙看灯的人都多”。到1998年,无人售票全面推开,南京主城区公交车辆基本换为无人售票车,公交行业内都把此项改进称为“车厢革命”。

  早在1918年,南京名士佘恒等人创办“金陵长途汽车公司”就拉开了南京人坐公交的历史,1938年前后,南京公交车行驶线路有3条,另有3条旅游线,均以新街口—汉中门一线为起点,这里可是不折不扣的南京中心哟!  

  清凉古道 

  汉中门附近有座清凉山,它在南京历史上赫赫有名,不过现在却显得比较寂寥。而更鲜少有人知道,山中曾经有一条让许多文人墨客醉心的“清凉古道”。不管是民国小说家张恨水,还是其他的喜欢探幽访古的文人,都喜欢在这条古道上走一走,感受“一边是田园,一边是闹市”的意境。

  这条过去的清凉古道实际是从汉中门到仪凤门的一条山路。六七十年前,清凉山周围的交通还不是很方便,没有现在的道路。到清凉山是需要攀登和走山路的。因为山林茂密,树绿叶繁,曲径通幽,同时清凉山靠近城区,一些喜欢寻幽访古的文人,常常到清凉山寻找情调,民国的言情小说家张恨水便是其中的一个。

  张恨水在《清凉古道》中写道:“我居住在南京的时候,常喜欢一个人跑到废墟变成菜园竹林的所在,探寻遗迹。最让人不胜徘徊的,要算是汉中门到仪凤门去的那条清凉古道。”这条清凉古道,是市民游玩清凉山踏出的道路,其实就是一条山间羊肠小道。其中景色的变化也随着山形树木走向而移步换景。“向山中走去,就是茂密的树林,向山外走去,就靠近了城区。”其中三牌楼附近是较为繁华的一段,街道的后面簇拥了二三十株大柳树,一条小小的溪水,将新的都市和废墟分开来。

  张恨水显然是很喜欢这条古道的,用他的文笔细腻描写了其中的景象:“有几户人家住着矮小得可怜的房舍……在清凉古道上,可以听到中山北路的车马奔驰声,想不到一望之遥,是那样热闹。……鹅卵石铺着的人行古道,两边都是菜圃和浅水池塘,夹着路的是小树和短篱笆,十足的乡村风光。路上有三五个挑鲜菜的农民经过,有一阵菜香迎人。后面稍远,一个白胡老人,骑着一头灰色的毛驴,‘得得’而来,驴颈子上一串兜铃响着。”  

清凉山

\

  清凉山其实距城区并不远,距五台山不过两里地,附近有龙蟠里民宅群,清代思想家魏源的故居小卷阿,民国时期著名的国学图书馆,以及书法家颜真卿的纪念祠都在附近。

  清凉山上的清凉寺有独特的地位。现在的清凉寺虽然是复建的,但是和历史上的清凉寺并不相同。历史上的清凉寺位于南京城西清凉山南麓,在南京佛教史上是一个颇有影响的寺庙,禅宗南宗五家七宗之一的法眼宗在此诞生。历史上的清凉寺创建于唐中和四年(884年),清凉寺在明代属于中刹规模,明代的“大刹”仅有灵谷、天界、报恩三寺,其后有“次大刹”五座。

  太平军占领南京时,对南京城内的文化胜迹进行了大规模毁坏,清凉寺也未能幸免于难。到了上世纪30年代,清凉山尚存清凉寺,但是已经萧条,香火远不如明代,不过因为清凉山原本就僻静,倒是一处幽静的所在。

  清凉山上有清凉台,还有翠微亭。翠微亭在清凉山高峰,登高望远,可以远眺江帆点点的景象。翠微亭原来是南唐李后主的避暑胜地,登上翠微亭,还能寻找到一些古意,想起曾经居住在清凉山下半亩园的龚贤、在清凉山绘画创作的石涛等等。清凉山的繁盛时期早已过去,民国之后,历史悠久的清凉寺消失了,古崇正书院留下的只是颓败的景象。如今人们游览清凉山主要是东部的山体,扫叶楼、还阳井尽管还在,古崇正书院也得以恢复,只是清凉古道上寻幽访古的人少多了。  

“白家老号”

\

  汉中门附近,还有一家南京本地的“白家老号”——白敬宇眼药庄旧址。这是一座民国建筑,位于汉中门外二道埂子171号,由一栋5层大楼,以及西面两排长条平房组成,是一座典型的英式厂房建筑,砖木结构,木质圈梁,梁架极具英式风格。

  大楼建于1938年,原为“普丰面粉厂”,1949 年后改名南京面粉厂,1958年拨给白敬宇制药厂至今,后来该厂也变成今天的南京第二制药厂。热播电视剧《大宅门》讲的白家,是以同仁堂为原型,然而也有着“白敬宇”家族的影子。

  “白敬宇”眼药最早发源于河北古城定州,使用“金羊”商标。民国初年,定州眼药“白敬宇”在北方已非常有名,老北京百姓中有“头戴马聚源(帽子),眼看白敬宇(眼药);脚踏内联升(鞋店),身着瑞蚨祥(布店)”的说法,当时北京前门大栅栏就有“白敬宇”的专卖店。1927年,国民政府定都南京,白氏家族认准了商机,决定进军南京市场。1931年,“白敬宇”掌门人白泽民派弟弟白双十来到南京。次年,“白敬宇”在南京的第一家分店在白下路152号开业。从此白家扎根在了南京。

  很多老南京人很熟悉“白敬宇”的鲸鱼商标符号。郭秋北说,这个商标是白瑞启、白泽民父子邀请著名画家陈之佛设计的,商标上一头可爱的白鲸鱼,其谐音正是“白敬宇”。

  如今二道埂子这处旧址还留存有一根老烟囱,烟囱不高,大概只有七八层楼高,表面经过了改造,中间用红白两色做出了“水银槽”,旁边有15、20、25的数字,顶部写的是“20℃”……见证了沧桑历史的大烟囱被重新设计成城市的温度计,而“温度”则停留在令人感觉舒服的20℃上,真是充满了幽默和怀念的建筑啊!

分享到:
编辑:李雯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