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淳有近20种“鸡俗”

高淳有近20种“鸡俗”

婚丧嫁娶、造船水运等均会用到鸡。

那些吟唱南京的歌

那些吟唱南京的歌

南京的大街小巷是在李志的音乐里生动起来的。

南京春天采摘野菜地图

南京春天采摘野菜地图

用绿色犒劳自己的胃,用文明温柔对待珍贵的野菜

南京各类特产大汇总

南京各类特产大汇总

再有人问你南京有什么特产,你就把这篇文章甩给他!

网约车新政落地后,最近打车有点难

2017年02月16日 10:59:43 来源:现代快报

  王女士经常打车送孩子上学,最近她发现,用软件打车,等待时间变长了,而且高峰期很难叫到车。这是什么原因?

  现代快报记者调查发现,自从1月20日南京网约车新政公布后,大批兼职网约车司机退出了市场,同时,租赁公司也在密集更换不符合新政的车辆。行业人士预估,由此造成的市场上网约车减少,大概要到今年5月份才能恢复。

  现代快报/ZAKER南京记者 李娜 杨菲菲

  市民抱怨

  软件打车等待时间变长

  王女士不会开车,所以经常打车送孩子上学。最近幼儿园开学,她发现打车有点难。这两天上午8点左右,她打车时发现车变少了,等待时间较长,经常得加价才能打到车。

  “年前打车时,也常遇到要加价的情况,但那时车还是比较多的。”王女士说,年后再打车,发现周边都没有车。她表示,跟出租车相比,快车更便宜,所以每次打车都优先考虑快车。可是这两天她发现,等待时间动辄在10分钟以上,还经常没有司机接单,再打开打车软件里的“出租车”界面,也是同样的情况。在两个界面来回切换两三次,才有偶然路过的司机接单。天天带着孩子这样苦等,她都想买辆电动车了。

  软件打车等待时间长,是不是经常出现?现代快报记者进行了体验。2月15日上午,记者在中山南路钓鱼台附近打车到新街口地区,下单后没人接单,取消后再下单,还是“无人理睬”。无奈之下,走到附近的十字路口再下单,终于有一辆2公里外的车接单,等了十分钟后,才上车。

  记者调查

  网约车为啥难约了,还能好好约吗?

  不合新规,过半加盟网约车退出市场

  2月14日,优步(Uber)举办了一场情人节主题活动,现代快报记者从活动上获悉,目前,该公司关于新政的落地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会适时向市民公布。记者从滴滴出行方面也得到类似的回复。

  活动现场,一家租赁公司相关负责人透露,新政后,公司已有大批不符合条件的加盟车退出了平台。所谓加盟车,是指私家车主带车挂靠到租赁公司,大多是兼职的,平时接单量不多。该公司原本有一万辆左右的加盟车,目前仅剩百余辆。现代快报记者随后联系了南京卓迅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殷浩,他表示,他们公司也有过半加盟车主退出了。

  “新政对加盟车司机的影响已经开始显现。”殷浩说,车主退出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车型不符,虽然新政制定了六个月的过渡期,但如果是不合格网约车,主管部门已经开始严查,较大额度的罚款使得这些车主加速离场。二是产值与残值率不成正比,也就是说,兼职挣的钱弥补不了将来卖车时的损失。车型达标的车如要继续从事网约车,车辆的属性要变更为营运性质,有一定的强制报废里程,将来卖车时价格会缩水。这也导致很多车型符合的车主选择退出。

  “新政公布后,我们已经督促几家网约车公司,对平台上的人和车进行清理。目前与新政落实有关的工作正在逐步进行中。”市客管处相关负责人透露,客管处稽查工作人员对不具有营运资质的车辆也在持续查处中。因为新政中没有具体的处罚措施,对非法营运车辆,他们还是依照《江苏省道路运输条例》和《南京市公共客运管理条例》进行查处。也就是说,一旦市民无证开网约车被查,罚款的额度将在5000-50000元之间。

  车型不符,租赁公司正在置换存量车

  现代快报记者调查发现,市民反映可打的车变少了,租赁企业自有车型的更换也是原因之一。据悉,租赁企业在南京有3000辆左右的自有车,这些车的驾驶员都是全职的,接单量大,约占南京网约车市场运力的一半。

  殷浩表示,他们公司有400辆左右的自有车辆,这些车中,只有1/4符合新政。目前他们正在和外地分公司进行置换。置换的车主要投放到安徽合肥等地。

  据了解,除了卓迅,滴滴、优步旗下的其他四五十家租赁公司也在着手更换不合新政的存量车。殷浩表示,这也是一个洗牌的过程,这一波过后,预计一批租赁公司都将被服务好、管理优的大公司兼并。

  “换车造成的市场空白期正在快速填补,预计到今年5月份就能恢复正常。”殷浩表示,车型置换过后,他们会进行司机招募,专、快车同步发展。在司机招募上,他们将拓宽招聘渠道、降低门槛。殷浩表示,目前对于携车加盟或无车但有意向加盟的司机,他们会尽可能地提供更优惠的金融服务,降低司机购车的压力,并通过常态化的培训等增加司机收入。

  司机“跳槽”,部分回流到传统出租车

  在“红包大战”的刺激下,不少传统出租车司机“跳槽”转做网约车。记者了解到,新政后,由于车型不符、不适应平台管理等原因,部分司机又“跳”回老本行,也有些开网约车的司机考证来做出租车司机。

  中北的士公司营运部经理张年生说了这样一个有趣的现象。“2月12日,我去客管处从业资格中心的培训班看了一下,这个班原来人数最多的时候也就80人,现在翻了一番。2月25日还有一个班,听说也有100多人报名。有些人以前就是开网约车的。”

  张年生表示,因为有一个培训、拿证的过程,出租车司机回流的现象到3月中旬会更明显。

  “从目前的市场来看,出租车行业稍微有些回暖。”南京出租汽车暨汽车租赁协会秘书长凌强表示,新政的效应正在逐步显现,但出租车行业未必能恢复到以前的状态。

  专家观点

  拼服务、拼管理,新政促进行业良性发展

  “以前市民打车非常容易,打车便宜在很大程度上是靠补贴刺激的。”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顾大松表示,这其实是网约车市场的虚假繁荣。

  与其他城市不同,南京网约车新政是在出租车改革的大背景下进行的。顾大松表示,新政实施后,网约车在不断地调整,同时也促进了传统出租车行业的改革,两者现在都是朝着拼服务、拼管理的方向发展。这对网约车、出租车两种业态的发展促进都是良性的。

  虽然现在网约车看似有“下滑”趋势,但顾大松仍然看好网约车,也就是个体加平台的形式,“它本身有个性化服务的特点,个人可以凭借自己的服务吸引顾客,这样提供的服务会更好。”

  说到现在市民打车难、打车贵的问题,顾大松坦言,网约车是动态调价的,高峰期的确有加价的情况。不过他表示,目前正处于新政的过渡期,未来根据市场需求,网约车和出租车都将进行调整。

分享到:
编辑:吴颖